笔下文学 > 这里有把刀 > 第八章 勇于认错的陈小彦

第八章 勇于认错的陈小彦


  常胜文武学校与其他文武学校不同。大多数的文武学校都是文化课与武术课结合在一起,文科武科双不误。
  而常胜文武学校则直接分出文武双科。文科教的并不全是普通大学的课程,而是中国武术发展、各个地区的武术招式特点、国外武术发展历程等,总之常胜出来的文科生很多都成为了各大武术比赛的评委或工作人员。
  而武科的分类就多了。
  根据学校告示上公布的武科学系明细表,光是南派武术科系就有五十多种!而全部加起来足足有两百六十科!
  而根据最新的国家对习武人数超过一千人的武术派系统计结果,全国也不过五百种。而常胜则占了将近一半。
  这也是夏侯胜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唐诚在唐不器入学前问过他想要报考武科哪一门,刀枪棍棒还是斧钺钩叉,或者喜欢南北武术中哪一种。
  唐不器则说出了一番让唐诚不敢相信的一番话。
  按唐不器的话来讲,他要在三年里将两百六十科,无论派系的学科统统学一遍。
  初听时,唐诚以为唐不器在说笑,可看到他认真的划分三年里应该先学哪一个后学哪一个学科时,不由不让唐诚信了几分。
  他忍不住教育道:“器儿,武术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大成的,就像老爹练了二十多年的洪拳也不敢说自个天下无敌。”
  唐不器放下笔,擦拭着名为“长虹”的玩具剑,回道:“一把刀说想要打败敌人必须了解敌人,这样才能在对决中占据上风,那时候若不是一把刀太了解我,他肯定打不过我!”
  “那你可以去学习学习文科,夏侯那老家伙请的几位武学泰斗别的不说,哪家哪派的武学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你也不至于学那么多。”
  唐不器听到唐诚的话,鄙夷的看向他:“若是没有去实战过,光听有什么用,难不成打起架来还要先翻书吗?不是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唐诚听罢一愣,下意识的回道:“实践出真知?”
  “对!”唐不器满意的点点头,踮起脚尖他站起身拍了拍唐诚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孺子可教也。”
  唐不器说罢扭头离开,唐诚愣在原地,忽然满脸怒气。
  “臭小子,敢占你老爹便宜!”
  而当唐不器交上他的这份武系选填科目单时,负责唐不器班级的导师眼都傻了。
  他从业这么多年来收到过数不清的科目选填单,见过最多选填科目的还是三年前震动整个学校的天才少年,不过就算是他也仅仅选填了十个武学科目。
  可眼前这个小子竟然选填了所有的武学科目。
  整整二百六十个!
  这个号称常胜最稳的住的导师第一次感到心颤。
  他看着唐不器眼中抑制不住的好战目光,心里彻底打消了唐不器瞎填的可能性。
  他嘴唇有点发干:“你确定吗?”
  看着唐不器肯定的点了点头,导师叹了口气,还是将科目单放在了桌子上。
  唐不器露出满意的笑容,正欲走正好看到陈小彦在教室门口徘徊,手里紧紧的捏着科目选填单。
  “小彦小彦,快进来!”唐不器伸手招呼道。
  陈小彦顺着声音看去,见到是唐不器,顿时露出一抹笑容,犹豫了半天终于走进了教室。
  “小彦,你选了哪个科目。”
  “剑术。”不知为何,陈小彦的声音很低。
  “剑术好呀,我也选的是剑术,这样咱俩以后就能一起上课了!”唐不器似乎忘记他把所有的课程都选了一遍。
  “对了,你还没有上交科目单吧,来,我帮你交。”
  陈小彦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科目单便被唐不器一把拿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将他递给了导师。
  “诺,这是陈小彦的!”
  导师冷着脸接过唐不器递过来的科目单,随意的看了一眼便将其扔了回去。
  “剑术课满了,选个别的吧。”
  “怎么会满了?”唐不器皱着眉头:“我记得公告上写了,只要是自愿申报,是没有报名限制的。”
  “我说满了就满了。”
  “你!”
  唐不器正欲开口,陈小彦却抓住了他的衣袖。唐不器回头看去,陈小彦冲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算了。”
  “这怎么能算!”唐不器看向导师,眼神坚定:“告诉我为什么?”
  导师眼中带着不耐烦,他没有正面回答唐不器的问话,而是冲着陈小彦道:“这里的所有科目都不向你开放,不过我可以给你开个证明,你可以去剑术室打杂,等学生上完课你才可以去练。”
  陈小彦低头不语,她肩膀轻轻耸动着,抓着唐不器衣袖的手始终没有放下。
  此时的唐不器忽然很烦躁——他向来是个乐观开朗的人,就算全校的人都不理会他他也从没感觉到心烦。
  可是此刻,他很暴躁。
  就像是体内压制着一头洪水猛兽,声声咆哮着要冲开枷锁!
  唐不器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情绪,但是他知道一切不好的情绪都是眼前这个人引起的。
  “为什么?”
  唐不器的声音压抑着,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导师的眼神渐渐变了,变的有些凝重。他心里隐隐有种错觉,倘若他不回答唐不器的问话,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三人的对峙引起了在场学生的注意。尤其这其中有刚刚就出过风头的唐不器。
  众人围了过来,待看见唐不器维护的人是陈小彦时,所有人均都露出了戏虐的表情。
  唐不器没有注意到周边人的变化,他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导师的身上前。
  许久,导师终于开口:“我说了,没有为什么,怎么?你敢质疑我的话?”
  导师的话刚落,一股极强的气势忽然从他的身体中迸发出来,压向了唐不器。
  在武校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在常胜当老师的,没有一个是普通人。
  导师自然也不是普通人,甚至他的实力很强,不然也不会当上武系导师。
  在导师气势迸发的瞬间,周围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惊呼,显然没想到导师会对一个刚刚入门的小子出现敌意。
  但更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唐不器猛的抬起头,丝毫没有因为导师发出的压迫性的气势感到惊慌,甚至散发出一股不输于导师的气势!
  气势是在对阵中很重要的一个本能,也是所有人都可能在生活中无时无刻都有可能用到的。
  它可以让人先发制人,从根本上压制住对方,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导师的想法很好,通过他多年来的积攒的气势彻底压制住唐不器,让这个麻烦的小家伙彻底闭上嘴。但结果却和他所想的不一样。
  唐不器所迸发的战意是那么的强烈,让他这个参加多年武术对决的导师都感到了震撼!
  “告诉我,为什么?”
  导师还未开口,忽然一道声音响起。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人群散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又是你?”唐不器和来人不约而同的说道。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夏侯玄。
  夏侯玄皱着眉头:“刚才是在操场斗殴,现在却又和李导师争论,唐不器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不器答道:“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不收小彦的申请。”
  夏侯玄看了眼低着头的陈小彦,眼中闪过一丝叹息却再次坚定起来。
  他道:“因为她不适合与同学们一起上课。”
  唐不器追问:“为什么不适合?”
  “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导师忽然开口,脸上多了丝怒意:“那么我就告诉你,她不配!”
  陈小彦的身体忽然颤抖起来,唐不器回头看向低着头的陈小彦,忽然抓住了她紧抓着他衣袖的手。
  唐小彦抬起头,看向露齿而笑的唐不器,不知为何忽然间她的害怕似乎驱散。
  唐不器见唐小彦颤抖的身躯渐渐平静,回过头脸如寒霜:“如此无师德者,不配当导师。”
  “你敢?!”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唐不器忽然的伸出脚猛的踹向讲桌,霎那间讲桌应声而断!
  导师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满脸怒气。
  “一个新生,敢在这里撒野,当真以为我好欺负不成?”
  唐不器冷笑数声,望着四周众人:“就这样一个不分青红皂白,不让一个学生上课而是让她去当免费保洁,一个这种的老师,一群冷漠无情的学生,这样的学不上又何妨?!”
  周围围观学生皆是脸色发寒,唐不器的这番话简直是将他们从上到下骂了个遍,可偏偏他们却又无法反驳。
  “你知道什么?你可知道她犯了多大的众怒,你可知道她爹给整个学校蒙了多少羞?!”
  夏侯玄胸口起伏,怒视着唐不器。在他心里,没有一个人可以辱骂常胜!
  围观的众人越来越多,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唐不器。陈小彦脸上露着担忧,她弱弱的开口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管我了,我没事,对不…”
  陈小彦话还没有完,便被唐不器打断。。
  他看着陈小彦,轻轻道:“你为什么这么勇于认错,错的并不是你啊。”
  唐不器环视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回陈小彦身上:“从今天起,有我在你不需要和任何人再说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