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大宋第一皇帝 > 第100章一波未平

第100章一波未平


  太医面色一苦,这生老病死之事,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御医可以控制的啊,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是不敢反驳,赶忙继续去给赵桓医治去了,要是赵桓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估计他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李纲终于赶了过来,听说赵桓遇袭以后,他也是火急火燎的赶紧了宫中,此时正在和皇太后商议。
  “太后,我马上命人彻查此事,定将袭击陛下的贼人给捉拿归案。”李纲一脸严肃的说道。
  皇太后摆了摆手,说道:“此事并不着急,现在最要紧的还是稳定住朝中的局势!”
  李纲听到皇太后说的话以后,吃了一惊,说道:“太后,不知道陛下现如今的伤势如何?”
  “陛下现在正处于昏迷状态,太医正在里面诊治呢。”皇太后简单的说了一句,然后对李纲说道:“哀家要你确保在皇上苏醒之前,朝中不会有人作乱。”
  李纲听到以后,赶忙点头答应下来,说道:“有臣在,朝中之事不必太过担心。”顿了一下,李纲又有些面色沉重的说道:“太后,朝中之事是小,但是这宫中之事事大,还请太后务必小心。”
  李纲的意思很明显,这天下说到底是老赵家的天下,朝中就算是有人想要出幺蛾子,那也只能是联合这宫中之人,不然他们根本跳不起来,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还好,但是现在还有一个太上皇在这边虎视眈眈的,谁也不知道老皇帝会不会趁着这个时候突然夺权。
  “李大人,现在陛下昏迷不醒,我等都是妇道人家,并不懂这宫中之事,依你之见,我等应该如何做?”汐盈这个时候插话说道。
  其实皇太后这个时候也不知如何去做,但是却不方便询问李纲做法,盈妃这个时候出面询问,倒是最合适不过了。
  听到汐盈的问话,李纲心中“咯噔”一下,就忍不住试探性的问道:“盈妃娘娘,不知陛下这伤势几时能好?”
  汐盈看了一眼皇太后,见到皇太后点头首肯以后,这才轻声说道:“李大人,你是陛下最为信任的朝中大臣,此事也不瞒你,陛下现在伤的并不严重,但是却一直昏迷不醒,清醒还需要些时日。”
  眼前这个局势就有些微妙了,原本李纲以为这赵桓伤的并不是很重,只是需要休养,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伤的很严重了,难道这一关是过不去了?
  李纲不敢想下去了,说实话赵桓登基一来,也算是励精图治,至少现在宋对金的战争,已经止住败势,如果赵桓继续在位几十年,相信大宋想要恢复到唐朝那般的盛世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现在,如果赵桓真的驾崩了,那他应该怎么做?
  是主张立赵桓的小儿子即位?
  当然这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这个难度实在是太大了,毕竟现在上面还有一个太上皇。
  李纲需要站队了,这个时候赵桓这一边,很明显的实力比较弱。
  这一会的功夫,李纲的脑海里面闪现过了一连串的念头,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士为知己者死,陛下是老臣的伯乐,现在陛下有需要老臣的地方,臣定当肝脑涂地。”
  听到李纲这么说,汐盈忍不住长长的吐出来一口气,其实她已经想好了,如果李纲不答应的话,她就只能用家人的性命来要挟李纲了,但是那效果肯定不好,不过好在那一招不必用,李纲便答应了。
  “太后,为今之计,最要紧的还是要尽快让陛下苏醒过来,除此之外,还是要正式册封皇太子赵谌为太子,昭告天下,同时为防止宫中有人作乱,还应命御林军加强戒备,以防不测。”李纲对皇太后说道。
  皇太后正想说话,却是被殿外的一阵吵闹声给打断了,她皱了皱眉头,汐盈赶忙说道:“母后,臣妾下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前殿里面,赵言正在和八王爷赵棫争吵。
  赵棫对赵言说道:“皇妹,你让开,听说皇帝哥哥生病了,我甚是担心,所以想要前来看看,你在这里拦着,是何道理?”
  赵言此时眼部浮肿,看起来甚是可怜,她从回宫到现在,眼泪就一直没有断过,因为她是跟着赵桓一起出宫的,现在赵桓变成这副模样,她心里面很是愧疚,如果不是自己暴露了身份,或许就不会有现在这副模样了吧。
  “皇帝哥哥正在休息,不允许任何人前来打扰。”赵言寒着一张小脸,坚定的说道。
  “笑话,你是陛下的妹妹,我是陛下的弟弟,为什么你能过来探望,但是我却不能过来探望,当真是好笑,你让开。”说完这句话,赵棫就一把推开赵言,想要硬往里面闯。
  赵言被他一把推倒在地,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说道:“八哥,你太过分了,我是奉皇帝哥哥的口谕在这里守护,不允许任何人进去的。”
  赵棫见到他这个样子,一点没有做哥哥的样子,无所谓的说道:“陛下说这些的时候,肯定不知道我要来看他,而且就算是他知道了,也肯定会应允的。”
  赵言被气坏了,说道:“我说过了,皇帝哥哥不允许任何人进去。”
  “笑话,你说过了?你以为你是谁?陛下不允许任何人进去,那你倒是让陛下颁布一道圣旨啊?”赵棫冷声说道。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让你进去的。”赵言撅着自己的小嘴,倔强的坚持道。。
  “哼,你让不让开,不让开可别怪我不客气了啊。”赵棫一脸不善的说道:“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身份,以为是被太后养大的就真的成了陛下的亲妹妹了?告诉你,你不过是一个下人生的贱婢罢了,还真当自己是公主了。”
  这句话,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击在了赵言的身上,她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的身份却是尴尬,是赵佶一夜风流的产物,不过一直以来,赵桓都非常的宠她,把她当做比亲妹妹还亲,现在却是被赵棫这般的羞辱,她都要气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