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红粉图鉴 > 第1450章 当龙头就需要这样的气场!

第1450章 当龙头就需要这样的气场!


  “我会反压回来。”任侠淡淡然的回答:“我不习惯一个体位太长时间,怎么说也得变换几次才行。”
  
  薛家豪饶有兴趣地问:“你打算怎么压?”
  
  “金沙江路是我的地盘。”任侠没有正面回答:“我能看出来啊,科库娃非常喜欢夏谢夫,但科库娃必须明白我才是boss,如果我想要换人而她不答应,整个卡罗莱娜酒吧也别干了。”
  
  薛家豪冲着任侠一挑大拇指:“当龙头就需要这样的气场!”
  
  “话说回来,这个夏谢夫也够可以的,不知道给科库娃灌了什么**汤,科库娃对他非常信任而且有好感。”任侠冷冷一笑:“总之你帮我盯住夏谢夫!”
  
  任侠要求盯住夏谢夫,夏谢夫也在暗中盯着任侠。
  
  转过天来,任侠又去了卡罗莱娜酒吧查账,依然是为控制酒吧的流动资金,让夏谢夫没办法偷拿出去渔利。
  
  这边任侠在看账本,那边夏谢夫悄悄给科库娃打一个电话:“任侠又过来查账,是不是管的有点多?”
  
  科库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毕竟他也是酒吧的股东。”
  
  “他只是股东,而你是老板,难道你这当老板的,还领导不了一个股东?”
  
  “要怪就怪你手脚不干净,为什么要让任侠抓住把柄?”科库娃多少有些不满:“你挪用公款,如果不是被任侠发现,任侠会死死盯着账本吗?”
  
  “科总啊,我确实用酒吧资金出去放贷了……”夏谢夫有些尴尬的道:“我就是想给自己挣点钱,每次挪用之后都如数归还,从来没有拖欠,更没有贪污。”
  
  “我知道。”科库娃冷冷的道:“社会现实我懂,让手下有点空子,给自己捞点好处,手下会更认真做事。你以为你挪用公款的事儿,我不知道吗,只要你别做的太过分,我就不想追究。”
  
  夏谢夫早就知道科库娃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谢谢科总。”
  
  “但你不该让任侠抓住把柄。”科库娃重重哼了一声:“任侠跟我可不一样。”
  
  “现在任侠天天这么查账,让我怎么办?”
  
  “我不相信任侠会没完没了查下去。”科库娃短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处理办法:“任侠有很多事要忙,早晚有松懈的时候,等到他不再管酒吧账目,你可以继续从前的做法。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别太过分,我不会追究的。”
  
  夏谢夫一个劲点头:“谢谢科总。”
  
  “别跟任侠正面起冲突。”科库娃不太放心的叮嘱道:“不管哪个方面,你都不是任侠的对手,你要是跟任侠正面冲突,等于是给自己找麻烦。”
  
  “科总,你说这酒吧,你自己一个人经营多好,为什么非的让任侠插一脚?!”
  
  “因为我很早就意识到,金沙江路早晚是任侠的地盘。”科库娃直接回答道:“想要在金沙江路做生意,绝对绕不开任侠,我知道你接下来想说什么,是不是劝说我把任侠从酒吧踢出去?”
  
  夏谢夫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对啊……”
  
  “这是不可能的。”科库娃断然告诉夏谢夫道:“如果任侠真的从酒吧撤出,我们的酒吧也得撤出金沙江路。”
  
  “明白科总的意思了。”夏谢夫长叹了一口气:“只要咱们还在金沙江路开酒吧,就必须让任侠当股东。”
  
  科库娃点了点头:“是这个道理,所以你暂时只能忍着。”
  
  任侠来查账的时候,夏谢夫倒是知趣,也不用任侠说什么,自己主动让出办公室,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科库娃打电话。
  
  等到跟科库娃通话结束,夏谢夫回到办公室这里,不过没敢进去,而是站在门边上。
  
  办公室的门,敞着一条缝,似乎任侠没注意到。
  
  夏谢夫站在门缝旁边,任侠看不到夏谢夫,但夏谢夫可以悄悄观察任侠。
  
  任侠正在核对账目,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荷兰辫打过来的:“老大,晚上过来呀,喝酒!”
  
  “都谁?”
  
  “我已经约上花背荣和苏逸辰。”荷兰辫回答:“我跟豪爷不太熟,不如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也过来吧。”
  
  “地点?”
  
  “就是我的店儿。”荷兰辫有些无奈,又有些自嘲的道:“上一次不是让人拿枪给轰了吗,得重新装修,现在还没完工,没法开门营业。不过,咱们自己人聚一下,还是没问题的,一起喝点吧。”
  
  “我就不去了。”任侠看了一下时间,拒绝了荷兰辫的邀请:“我在卡罗莱娜酒吧查账,等到完事儿估计时间也不早了,再去丰东区,你们也差不多该散场了。你们还是自己喝吧,我给豪爷打个电话,看愿不愿意过去。”
  
  荷兰辫有些失望:“只能这样了。”
  
  任侠放下荷兰辫的电话之后,给薛家豪打了过去:“你今天晚上有事儿吗?”
  
  “无事。”薛家豪笑着问:“你要请酒?”
  
  “不是我请,是荷兰辫。”任侠告诉薛家豪:“就在荷兰辫自己的店里,也没外人,都是和宏利的地区大佬,你要是有空就过去吧。”
  
  薛家豪问了一句:“你呢?”
  
  “我这边不行。”任侠看着账目,一个劲摇头:“夏谢夫把酒吧的帐搞得一塌糊涂,我想要厘清需要不少时间,你们就不用等我了。”
  
  “行。”薛家豪答应了:“我一个小时后到。”
  
  “那么我告诉他们。”任侠挂断薛家豪的电话之后,在微信上给荷兰辫留言:“豪爷一个小时之后到,你们少喝点,现在形势微妙。”
  
  任侠这一通电话还有微信,被夏谢夫清清楚楚听到。
  
  夏谢夫立即离开办公室这里,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偷偷摸摸拿出手机,给薛信国打了过去:“刚才得到一个消息,和宏利的几个地区大佬,要在荷兰辫的店里聚会,话说你们知道这几个地区大佬都是谁吗?”
  
  “当然知道了,连荷兰辫的店在哪,我都知道。”薛信国急忙问:“任侠呢?”
  
  “任侠忙着查我的账呢,顾不上去,让这几个地区大佬自己聚。”
  
  薛信国非常郑重的问:“消息可靠吗?”
  
  “当然可靠。”夏谢夫信誓旦旦的回答:“我亲耳听到任侠电话的。”